> 新聞中心   > 國內 > 正文

江水為證永志英雄——來自廣西全州縣的報道

核心提示: “請看那邊河道,兩邊高出一塊,1934年一部分紅軍就是從那里渡的江。”廣西壯族自治區全州縣黨史研究人員周雄站在湘江邊,手指向鳳凰嘴湘江渡口不遠處的一片河道說。

“請看那邊河道,兩邊高出一塊,1934年一部分紅軍就是從那里渡的江。”廣西壯族自治區全州縣黨史研究人員周雄站在湘江邊,手指向鳳凰嘴湘江渡口不遠處的一片河道說。

沿著周雄手指的方向望去,河道在那里收窄,江水依然緩緩流淌,兩岸樹木蒼翠。據介紹,鳳凰嘴湘江渡口位于廣西全州縣鳳凰鎮,是1934年紅軍渡過湘江的主要渡口之一。

1934年,紅軍選擇在鳳凰嘴湘江渡口一帶600米左右的江面渡江,主要有兩方面考慮:一是距離鳳凰嘴渡口約10公里的興安縣界首渡口當時可能已被敵軍占領,二是這里江面寬闊且江水不深,紅軍戰士可以涉水通過。

1934年12月1日,中央紅軍突破湘江已到最后關頭。當日凌晨,全軍12個師,有三分之二還在江東。凌晨1時半,中革軍委向全軍下達了緊急作戰命令,兩個小時后,中共中央、中革軍委、紅軍總政治部又聯名下達指令,指出“我們不為勝利者,即為戰敗者,勝負關系全局”“望高舉著勝利的旗幟向著火線上去!”此時,紅軍多個軍團的部隊正在渡江或前往湘江,而敵軍已從東、北、南面瘋狂逼近。從全州南下的湘軍,與堅守在白沙河阻擊線一帶的紅一軍團進行激戰;從新圩北上的桂軍,已到古嶺頭一帶;同時,光華鋪的桂軍正在向界首猛攻。

隨后戰斗進入白熱化。“進入冬季,江水冰冷刺骨,紅軍正在渡江的時候,有兩架飛機飛了過來,發現了渡江的紅軍。”鳳凰嘴渡口所在的建安司村村民蔣仕發聽爺爺說起過當年的場景,“當時江水都被鮮血染紅了”。

據黨史專家介紹,紅八軍團在鳳凰嘴渡口上游一淺水處過江時,遭敵機狂轟濫炸,而隨后一路追截紅軍的桂軍也追到了湘江邊,對正在渡江的紅軍,架起機槍瘋狂掃射。上有飛機轟炸,后有敵軍追擊,紅軍傷亡慘重,最終付出巨大的犧牲才渡過了湘江——紅八軍團過江后集結時只剩下1000多人。

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《紅軍長征史》寫道,突破敵人的第四道封鎖線,紅軍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,中央紅軍由長征出發時的8.6萬人,減少到3萬余人。黨史專家告訴記者,湘江戰役粉碎了國民黨軍在湘江以東圍殲紅軍的圖謀,保全了黨中央和紅軍主力。

在1934年的冬天,成百上千的紅軍戰士永遠沉睡在了湘江冰冷的水底。1984年全州縣黨史辦到湘江西岸的李家村調查,據當年的見證者回憶,戰斗過后,村民們掩埋了3天的紅軍戰士遺體,而更多遺體則是沉入江底或被江水沖走。當地的老百姓也一直守護紅軍墓地,緬懷英靈。

江水無言。85年過去,人們已很難想象,當年紅軍為了渡過湘江,突破國民黨重兵設防的第四道封鎖線,付出了怎樣的代價。

青山為證。正如《湘江祭文》寫道,“山河嗚咽,日月無光,鬼神哭泣,大地神傷……英雄事跡,牢記心上,千秋萬代,永志不忘。”

(經濟日報 記者:陸敏、童政 責編:張葦杭)

    法律聲明: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、服務大眾,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,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。[詳細]
責任編輯:李潔
0
 熱評話題
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
中国竞彩网竞彩女足世界杯